English

 

 

  高杨

高杨
 

高杨                                        

1984年生于天津。  
2008年毕业于天津美院版画系丝网工作室。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部分展览:                                        
2015年  “幸福感”_高杨作品展,復言社,北京
2015年  保利“学院之星”,时间博物馆,北京
2015年  Art--保利十周年当代青锋艺术博览会,农业美术馆,北京
2015年  “繁星计划”V时代青年当代艺术展,树美术馆,北京
2014年  第一届“保利新势力”获奖作品展 (巡展第一站),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北京
2014年  第一届“保利新势力”获奖作品展 (巡展第二站),保利艺术中心,贵阳
2014年  第一届“保利新势力”获奖作品展 (巡展第四站),保利艺术中心,北京
2014年  第一届“保利新势力”获奖作品展 (巡展第五站),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博览会,厦门
2014年  中国艺术博览会,上上美术馆,北京
2011年 “XXX”下一个十年的当代艺术,今日美术馆,北京 
2010年 “玲珑塔”艺术展,陆军讲武堂,昆明
2007年“青涩创想计划”大学生提名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高杨和他的画儿

文/秦德宝

 

高杨
高杨是个有趣儿的人,这样看上去司空见惯的形容一个人,似乎显得有些仓促。不过,在我看来却是对高杨恰当的概括。没错,这人的确有趣儿!朋友圈子里缺了他就像少了半边天,有人说他是妇女之友,也有朋友到说他身上透出一种爷们儿气息十足的仗义。实际上身边的朋友们无论男女无不对这个人“迫切需要”。不管是平日三五好友的小坐聊天吃酒,或是让人眼晕的“大场合”,这人总是能漫无目的的变成那个“万众瞩目”的主角。

我和高杨在2003年秋相识,熟悉后才发现他外表上看起来的极其不着调,和内心严谨的近乎苛刻的做事态度共同的作用在这一个人身上时是多么的有趣儿。别人多日不见顶多就是问一句:干嘛了、最近可好之类的话,换到高杨嘴里就变成:还活着吗?什么时候死啊……诸如此类不靠谱的问候;有时和几个朋友走在大街上他很可能会突然的窜到前面手舞足蹈的做出各种搞笑的动作,发出各种“怪叫”。不过另一面却又是个做事严谨、有条不紊的人,记得从第一次看到他的色彩静物写生时惊奇的发现这人竟然对静物的描摹甚精确到了每一个罐子、盘子边缘细微的小转折,很难想象和他那个大大咧咧的外表是何等的分裂。

高杨热爱生活,是个十足的“破烂控”,他从大学时期就开始收集一些国内外老物件。工作室布置的用心程度甚至超过了专业的设计师。在他家里硕大的鞋架上摆满了红翼靴子、在他的工作室里你能找到二战时期德国日本投降当天的美国老报纸,也可以找到上世纪初美产L.C.Sminth&Corona重型古董打字机,英国产的SINGER手摇缝纫机,HMV黑胶唱片机,老上海第一批出口美国的华生牌风扇,松下前身NATIONAL黑白电视机等等数不胜数。每每谈论到关于这些“破烂儿”时他总是能说出一堆关于它们的故事,足见他对这些物件儿的研究花费了多大心血。趁传达室大爷睡午觉时偷偷拧走老路灯、砸小区楼道里的老信箱的事迹逗得朋友捧腹大笑,却又让人回味无穷。这也许是一个天津人特有的幽默,不管何时何地,有高杨的存在就不用担心任何冷场局面的发生。


高杨的画儿
高杨的画儿和这个人一样,看似随意的涂抹却为严谨的具象形体所支撑。如此看来,那个艺术源于生活的词儿也不是句空话了,至少在这个人身上得到了应验。或许是睹物生情,抑或是为物所动,高杨对过去的事物的描绘总能透出怀旧忧伤的情绪,无论他怎么破坏用笔的秩序性,也无论他怎么消解颜色的客观障碍。平时的聊天小聚也鲜有谈论艺术的时候。我想这些都被这位有趣儿的人藏到画里了吧!

向来,冠以艺术之名的人往往是真不懂艺术是个什么东西,反而,那些生活中有趣儿,乐观积极的人正是好作品的实际制造者。

“天生的孤独才是高杨最本真的个性”此话一出,不知会招致多少朋友的吐槽,而这异样的反应也会如镜子反射一样,先是吐槽这句话的写作者是如何如何的肉麻,而后却又让人们回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我相信,过去的都会变成美好的。没错,只有过去的才能使我们客观的放下,是的,留下的只有如清茶般的孤独和伤感,我也相信真正的忧伤是被快乐、幸福所包裹的。

高杨向我形容了一堆关于“幸福感”、关于“时空”的观念。在他看来“过去记忆中一切美好的人和事物都是‘最美好的时光’。”高杨用绘画这种方式诠释着“幸福感”,与《被遗忘的球状物》(2014年)相比,《有旋梯与钢琴的空间》(2015年)图像中开始出现某更理性的观念,在一个有钢琴的三维空间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个带风景的旋梯,这个旋梯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会与这个有钢琴的三维空间产生并置等等一系列问题,作者似乎是有意将这些问题抛向观者,至于观者的观点,或许只有观者才明白;如果从纯绘画的角度来看,作者对绘画的理解又有了新的认识,画面中一些突然的效果(例如《凳上凳》中画面最上方颜料堆积效果的出现)和用笔向“拙”、“质朴”的转向,可以看出高杨正在绘画、图像以及观念三者之间做着有效的调节。

以具象为依托的创造方式是绘画艺术主要的呈现方式之一,不管是否全然尊重客观对象,它都客观的成为一种有效的表现方法。为此,高杨也偶尔使用一些前期处理的方法将图像进行有效的“篡改”,这种是一种实验性的尝试,建立在高度理性的基础之上,客观上打破了抒情性,叙事性等模式,使得作品呈现出更多的可能性。

2015年于北京

  相关作品

正确的友谊 二 布面油画 30×40cm 2016
凳上凳 40x60cm 布面油彩 2015
有旋梯与钢琴的空间 200x260cm 布面油彩 2015
新郎的头再靠近一点点 130x100cm 布面油彩 2014
木质脚手架结构 160x200cm 布面油彩 2014
模特 130x100cm 布面油彩 2015
假小子 130x100cm 布面油彩 2014
对于一个西瓜的猜测 130x100cm 布面油彩 2015
花坛 160x200cm 布面油彩 2015
“幸福感”——高杨作品展
 
出版物资料库
作品 影像资料 链接 收藏 工作机会
復言社APP 订阅復言社邮件

Copyright 復言社© 200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