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物非物景非景——黄海访谈
发布时间:2015-07-10 14:34:36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浏览次数:62次
时间:2015年6月15日

地点:画家工作室

文字整理:老虎



问:请就你艺术的创作经历谈谈你的艺术创作思路。

答:这个是受很多因素影响的,要整体联系性来说。就艺术创作而言,一开始我尝试了大量的题材和方式去探索。在美院学习和从学校毕业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那时候想的还比较简单,比如我需要有一个观念或者想法,通过我的画布,怎么样才能在架上绘画上去呈现出来……但随着之后多年的逐步探索和认知的提高,发觉这应该是在生活与实践还有情感和关怀中自然的发生,自然生长出来的,所以慢慢的我就把这个关注转向到生活和生命上面来。自然而然发生和生成,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状态。

我们现在还是受西方艺术的影响特别大,西方的艺术家做作品他是以作品为前提的,要做一个东西,他会有一套理论去符合这个东西,并以这个逻辑去做。其实这是不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哲学观和思维逻辑的。我现在绘画创作,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关注或者表达一个什么观念而刻意的去苦思冥想了,而更多的是围绕自己的感觉或者人的生命来进行,每一张画就慢慢的在生命实践当中让它自然的呈现出来。


问:你的作品画面有一种壁画的浮雕效果,对此你是怎么考虑的?

答:壁画或者漆画,一般都会让人感觉工艺性特别强,不过,我对这其中的那种制作的感觉却比较喜欢,同时我也很喜欢油画的那种东西。但在我的创作中我并没有去故意的把它们结合起来,应该说这两边对我都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创作中就自然而然的表现了出来。

对于在我的作品当中,你说的那种浮雕感,其实我是希望在我的画面里能有一种时间感觉在里面。而通过不停的反复绘制,这本身就有一个时间的东西蕴含在里面,最后做出来呈现的画面效果,是一个稍微有一些斑驳痕迹的画面。就好像是一个墙面,经过一个时间特别长的沉淀之后,它会有一个斑驳的墙面效果,给人一种流逝的时间感。我们现在看见的壁画不都是随着时间的冲洗而带来一种更加肃穆和庄严的感觉么,它更加具有一种高贵的品质。


问:壁画专业的学习背景对你的油画创作还有什么别的影响吗?

答:一般壁画创作的都是一些特别大特别恢宏的场面,人物景物非常多,场景很宏大,所以构图都会非常的复杂。我现在的艺术创作,就跟壁画的专业学习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我去除了这些复杂的东西留下更单纯的东西。另外,比如漆画,它有自己独特的制作方式,首先需要调漆,做底,然后在上面把漆粉做出图形,然后再打磨,之后再填漆粉,然后再打磨,如此一次一次的反复,直到达到层层透出的效果来。这样的方式在我现在的绘画创作中一直沿用着。


问:在你的作品当中时常会有一些中国传统的元素或符号。比如你画面中的中国传统园林或小亭子等等。那么,在你的油画创作中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契入,你有怎样的体会和思考?

答:传统文化特别强大,但在现今来说,它对我们当下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现在也说不大清楚。因为我们现在处在这样一个环境,既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又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我们从小时候的教育到上大学,都受的西方文化的影响,包括我们画画的,学的都是素描之类的西方的东西,完全是西方的体系过来的,好像跟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没什么关系的,而我们又确实处在这两种文化环境的冲击下。在绘画创作上,我就会不自觉的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我不需要去考虑我是不是要去模仿宋画还是别的什么,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它自然一点更符合我自己一些。我们中国古人画画,他更多是从整个人生的体会和感悟的方面去画,从那个方面去思考,不是像西方为了做一件作品而去做。在这方面你那样思考的话,你就会自然的跟传统就会有一个接点,但是画起来,在表现形式上其实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古人画画,通常是在游历山水之后根据自己的感受、印象及当下心里面的状态,然后用墨表达出来的。而我画的风景,我没有特别多的去游历,但是我也同样在画它,我觉得这个是现在与古代的一个非常大的区别。你看到的我创作的这些作品,其实大多来着图片、照片,或网上搜集来的资料,然后我通过自己的感受去挑选和呈现。比如我通过反转片的方式,我们正常看一个东西和反方向看一个东西是不一样的,在这个方式中我对图像进行再重新提炼、概括,找到一个自己的镜,然后把它呈现出来。这个图像其实对于我来说不再是简单的图像。


问:在你画面中出现的那些小亭子、园林之类的中国传统符号,与你说想在画面中表达一些时间感,这两者在你的画面经营上有什么特别考虑吗?

答: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我画面中有一些忧伤的感觉,这和我的性格深处也有关系。你说的那种园林的小亭子,我把它隐藏的看不太清楚的,你都能看出来。其实那里面还是有一种,说不上是责任吧,就是自己在这样环境下,在历史和文化的背景下,是有这样一种感受,好像它是一个逝去的东西,离我们似乎越来越远。我希望能有一些关怀。


问:也就是说,其实你画面中画的是小亭子也好,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也好,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所折射的一种深层的东西。

答:对,它到底是什么,其实不那么重要。它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对缺失的东西的情感。那种东西是你又想把它挽留住的。


问:观看你的作品,画面中有一点梦幻感觉,还有一丝飘忽。你想表达的东西,作为观者的我好像总是不能很确定的捕捉。

答:是的。画面有一点缥缈的感觉,这是我在画面上希望呈现气质。这个因素很多,并不是简单的只是想在画面上做出一种缥缈的效果感。其实除了缥缈感,我还需要我的画面中能有一种浪漫的感觉。这两个东西说起来好像有一点矛盾,一个仙风道骨的感觉,一个浪漫主义的东西,这两种气息似乎是不搭调的。但实际上,我就是处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所有的这些因素对我都会有影响,并最终慢慢糅合到你在我的画面中看到的东西。你觉得飘忽也好,梦幻也好,我觉得都对。

另外,你所说的不确定性,或者飘忽感,这里还存在着一种创作者与观看者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个关系是这样的,首先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我肯定是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或目的,而每一个观者在解读所看到的画面上的图像时,他都会无意识的调动自己已有的视觉经验和认知经验以自己的方式去阐释,所以我觉得每观者看到的感觉都是会有不一样的,这是合理存在的。而对于我来说,我想表达的东西,我是不希望给观者特别固定指向的,我希望给观者更大的空间去捕捉。


问:对于目前创作的这些作品,如果让你做一个阐释,你怎么评价?

答:你现在看到的都是我近期画的一些风景。说实话,我不愿意跟人说我画的是风景,其实我觉得我画的确实不是风景。从图像上来说我只是借助了这个东西,但它不是唯一。人需要去表达,可能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我需要有这样一个东西出来,或者会有着这样一个想法,它不是特别明朗,它是模糊的,在那个时候会有一个创作的冲动,在这个时候我就会根据我个人的情绪和想法找到一个比较适合我的画面或者方式去呈现。


问:最后,谈一谈你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吧。

答:其实我特别宅,也不喜欢热闹,大部分时间就是自己呆着。有时候在工作室通宵工作,第二天睡到自然醒,起来之后,我会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正在创作的画面看,人在那个时候的意识是朦胧的,我以一个朦胧的状态,看着自己正在画的东西,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没有干扰。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特别明确想去表达的东西,但在那种状态下我会找到一些单纯的、不一样的东西。

我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似乎生活基本就是围绕着画画在转,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画画是围绕我的生活在转,它们就像情侣一样,画画是构成我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应该说是构成我的一个组成部分。

上一篇:塞尚、德朗与贾科梅蒂的物画观
下一篇:落山图——张祎鹏个展
 
出版物资料库
作品 影像资料 链接 收藏 工作机会
復言社APP 订阅復言社邮件

Copyright 復言社© 200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