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不为繁华易素心——裴晓访谈
发布时间:2015-07-10 14:30:04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浏览次数:39次
时间:2015515

地点:裴晓工作室

整理:老虎

 

 

问:在中央美术学院您学的专业是版画,后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了油画创作的?

答:2001年从央美版画系毕业后就开始画油画了。但版画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尤其是版画创作的思维。版画的创作没有太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强调对整体画面的控制力,它在创作过程中是跟着画面走的,这需要什么,那需要什么,完全从画面本身效果出发。另外,版画很注重对材料的研究。而这些都已经沁入到我的脑子里,成为了本能,对我的油画创作帮助很大。

问:您的作品画面总是给人一种宁静、素远的感受,追求一种中国传统绘画的寂寥之境。

答:其实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我做不了违背自己内心的事情,所以我只能按照自己的这种审美的标准,跟着自己的心性来表达和呈现那种寂静和恒久之境,这是契合我的内心的东西,更是我坚守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它是一种庄严的东西,对我而言是比较崇高的。它是我的一个底线,也是我觉得自己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自身价值的一种体现。

问:从您的画中看不到某一时某一地的具体场景,似乎没有了时间和空间,您期望表达给观众的是什么呢?

答:其实我想告诉观者的是,这个场景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这是他本来的面貌。可能大部分人看到一个场景,都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思维限制,或者本能的带着一种概念去看,但真正进入到这个场景之中,真正的把自己减到最小,我所认为它可能就是我画面中所呈现的东西。就像我们看一面墙,如果我们只看一个细小的局部的话,可能我们会觉得它不是我们所认知墙,但其实它就是墙,我们不能说它就不是墙。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去掉一些客观的表象的东西,去表达事物本来的面貌,及它本身存在的价值。

艺术家的感受是非常重要,你只有真正感受了,作为艺术家,你才会有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问:跟您聊了这么多,您对艺术的表达让我想起了一位意大利的画家——莫兰迪。

答:莫兰迪是我非常推崇的一位画家,在他的作品当中,你总会发现一些永恒的东西在里面,可以感受到时间在他的画面中是凝固的。这也是我在创作表达上的一个理想,也是我在艺术上最终向往的。永恒的东西其实就是事物本身的一种存在,不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而改变。

问:那当代的中国艺术家中,您比较喜欢的有哪些?

答:像邱世华、朝戈、尚扬等等。邱世华的艺术更存粹,也更接近我的审美。尚扬的作品信息量更大,跟这个时代结合的更加紧密。但从作品本身来说,我更喜欢邱世华,可能它更契合我内心的东西吧。朝戈的绘画的精神含量很大,我在他的风景当中会得到一些安慰……

问:现在的这种艺术创作面貌是从一开始就很明确,还是经历一个摸索、演变过程才形成?

答:是有一个摸索的过程的。刚毕业那会儿,比较年轻,什么都想去尝试,但逐渐地发现那些跟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然后慢慢回到关注物质本身、材质本身的时候,跟自己的内心就贴的比较近了。后来对材质的摸索,一开始也是存在试验性的,虽然内心想要的东西其实很明确,但我怎么才能达到我内心想要的东西,并把它呈现出来呢……在材质研究的摸索过程中,其实一直是在对自己积养,当你材质的理解和运用到了一定合适的阶段时候,你想要表达的东西它就呈现出来了。

我经常会反思,盯着一个东西凝视很久。比如我想画一个东西,我会对它凝视时间很长,发现它其中本质的东西或者本身是什么,而这种东西到最后,它跟我自己是没有太大关系的,它就是物质本身自性存在的东西。

而就画面完成呈现的效果来说,其实从一开始都是未知的,都不是我能事先预想的,而是在创作过程中不断的一点一点的去靠近它,最后形成出来的效果,这里存在着一种偶然性,但偶然其实也是一种必然,因为你在创作的过程中,你的画面、你画的这个物象都会不断的在提示你。而到最后,画面本身所呈现的这个空间,它超越了你要画的这个东西,感觉自己也好像在其中,但又好像就没有你自己,它就是它本身的一种内在的永恒的东西。

问:您画的都是大自然的景物,那么会经常出去写生吗?

答:上大学的时候倒时常出去写生,毕业之后有很多年就很少出去了,因为当时我觉得那个东西跟我的创作离的太遥远了,感觉写生只是一种停留在对着场景的摹写,直到有一次出去,才真正对自然有了新的感悟,置身其中,滋养、弥补我内心缺失的东西。现在出去写生,已经不再为画一张写生而去画了,更多的是去感受自然,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能够放下更多的东西,其实人对于自然来说是很渺小的,甚至微不足道的。以前更本不知道什么叫自然,现在,这就好像给我打开了一扇门一样。自然中什么都有,你只需要把自己放在其中,切切实实的感受。

问:从您的艺术创作的角度,谈谈您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认识?

答:我很喜欢传统的东西,觉得那些东西特别滋养我,能够让我安静下来,然后在里面去体会,找到一种跟自己内心特别靠近的东西,从传统里面来审视自己,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个对我是很重要的。

对于传统,我尤其钟爱宋画,它把自然与人本身自完满的融在了一起,境界特别宽广,而到了元以后,人可能被更突出了。宋画从面目上来说,画的都很实,很繁琐,但给人感觉很空,像没有焦点一样,空间是无限,更加靠近自然,人在里面是很渺小的。其实空就是自然本身。我自己的创作也一直希望在精神表达上朝着这个方向靠近。

上一篇:溯洄幽寂——黄海个展
下一篇:梁铨:看到了空,以及绘画的真实性,文/朱其
 
出版物资料库
作品 影像资料 链接 收藏 工作机会
復言社APP 订阅復言社邮件

Copyright 復言社© 200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