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云中漫步自逍遥——赏析金田的绘画,文/陶咏白
发布时间:2015-07-10 14:05:52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浏览次数:89次

金田的画,简洁、清新、明丽、灵动,新颖别致。似一阵清风,让人顿感神清气爽,眼睛一 亮。他似乎全然不顾学院式的一套绘画规则,只按自己喜好,用色彩和点线面画出他心中的美 景,抒写着他的浪漫情调。瑞士的保罗•克利说自己是“用一根线条去散步”,而金田的绘画却 似在云中漫步,轻盈潇洒,逍遥自在。

油画中的中国写意精神
金田的画,看起来很洋气,很现代,本质上却很中国,在他的艺术中渗透了中国绘画“神似胜于形似”的“写意精神”。似乎这种精神已熔铸为他的艺术之魂。出生于绘画世家的金田,父 母都是金陵国画院的名画家,幼时还曾拜大书法家林散之习书法。他在名国画家、书法家扎堆的 国画院内成长,即便他不想当国画家,在耳濡目染中却成就了他做一位不同凡响的油画家。他曾 钟情于当建筑师,在那个无法选择个人喜好的年代,他当了4年的裱画工,这一切似乎又都成了他 艺术成功的“财富”。1982年考入南艺学习油画,并对西方现代艺术情有独钟,他那幼年修得书 画艺术的“童子功”与西方现代艺术有了神妙的呼应。中国传统写意绘画追求神似胜于形似的造 型观,与西方现代艺术点、线、面所追求的“有意味的形式”何其相似乃尔。他大胆地跨越中西 绘画体系的隔阂,以中国的书法化的写意手法,呼应着西方现代“有意味的形式”,冲破了西方 传统学院派写实的造型形式,而又有别于西方现代形式。金田的作品并非实地写生,而是通过中 国式的“目既往返,心亦吐纳”的默写,在“神与物游”中,心与物双向交流、融会贯通所形成的 意之象,即意象绘画。用写意的手法,不求其形的规整和完整,但求生气盎然的生命精神。

神奇的“空白”
他的画面构成简约、疏朗、舒展、透明。这与他在画面构成中善用“空白”不无关系。林散 之先生曾教导他:“书写时,眼睛不一定要盯着墨色,你要看着空白部分,空白部分好了,字也 就好了。”这一箴言让他终身受益。古人说“计白当黑”,这种空白不是无物的空洞,“即其笔 墨未到处,亦有灵气空中行”。苏东坡说“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因而在画面的空间结构和意境的创造上就有了“知白守黑”的中国画创作的原则。金田的画面几 乎都有笔不到的空白,在形象塑造上也处处能见其自然而然留白的线造型,他用中国式的泼写印 染的浅色形成画面的虚空,其间无不充满着气的流动,他化实为虚,化景物为情思,涵咏于虚灵 中,营造了一个有情有调的生命世界。他那气韵生动、旷达空灵的画面韵味,与西方绘画涂抹、 堆砌的“实”拉开了距离。

书法线条的神韵
线条,在西方绘画中更多着眼于表现物象再现的准确性,而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则讲究线本身 的形式感,绘画中书法用笔的线条有相对独立的审美价值,蕴含着特有的东方文化气质。金田在 他色块组成的画面中,常用线条勾画形象参与其中,使画面具有别样的生趣。如《晒太阳》《听 春》,那些线条勾画的符号化人物,简略生动、飘逸散淡,那一根常常出现的波浪形曲线所象征 的盆花,虽然是画中配角,却带来了满堂的生气;《春天的舞蹈》中几根婀娜多姿、动感十足的 线条,简直是一幅线条的迪斯科;《庐山云》中那几根细细的小线所示上山曲曲折折的小路,那 红、黑线条勾画出的两排有些错乱的椅子,勾起了人们对那不寻常的历史的沉重记忆。这些带着 中国特有的文化韵味的线让人回味无穷。
他的线条,粗粗细细、长长短短、曲曲弯弯、歪歪扭扭、断断续续,白线黑线,阴线阳线, 看似随性率意为之,然而在那些几何形色块的画面中,你难道不觉得这些潇洒飘然书写笔意的线 条,是奏起的音乐、是吟咏的诗歌、是婀娜的舞姿,是一个个生气盎然的生命意象?

上一篇:山行遇雨——刘知白的泼墨山水,文/郎绍君
下一篇:王劼音:无何有乡-混茫圆融的精神家园,文/龚云表
 
出版物资料库
作品 影像资料 链接 收藏 工作机会
復言社APP 订阅復言社邮件

Copyright 復言社© 2007-2014